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英女侠
英女侠

英女侠

从小英女侠就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村子里,那村子宛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英女侠虽是女孩子,但是却有着男孩子一样的性格,不好女红刺绣,偏好舞刀弄棒。

  好在他父母开明,不仅没有反对,反而教她一身武艺十六岁那年父亲将英女侠叫了过来,把祖传的那双短剑交给了她,并希望她走出村子,拜入大唐官府程咬金门下,报效朝廷,也不辱没她一身好武艺。英女侠收拾好细软,武器,便告别父母,向长安出发了。而她却不知道将有什么可怕的事等待着她这么一个初出江湖的妙龄女子

  英女侠跋山涉水,穿过一片片森林,终于来到了江州。在江州的集市上,英女侠格外兴奋,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地方,不知不觉就逛到了晚上,才想起得找个地方落脚。虽然英女侠父母在她出门的时候给了她不少银子,但英女侠是个精打细算的人,所以就找了个较为简陋的客栈住了下来

  英女侠开了间二楼的房间便随着小二过去了。进入房间,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无奈只得看穿透透气。顿时她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了。那是一幢豪华的「客栈」,足足有六层,每一层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格外喜庆,一阵阵男男女女欢快的嬉闹声从那里传来。

  英女侠看得出了神,不由得对那个地方充满了好奇。于是英女侠决定去一探究竟,换上那紧身夜行衣就出发了。虽然英女侠才16岁,身体发育得很好,加上平时练功,身体没有多余的赘肉。那娇好身材在紧身衣下显得更加诱人。
  精通轻功的英女侠不费吹灰之力噌噌地就上了那座宏伟的客栈,眼前尽是一个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陪侍着各种各样的男人,大腹便便的员外,风度翩翩的文人,嚣张跋扈的粗汉…

  顶楼只有一间房子,甚是宽敞豪华,而且楼下还有人在楼梯处保守,英女侠更是好奇楼上到底有什么,于是翻身上去,悄悄地来到窗下,慢慢地打开一条缝隙企图偷窥里面到底有什么。

  乍一看一白一黑两条巨大的肉虫正在床上翻滚,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古铜色皮肤的彪形大汉正伏在一位少女身上,大汉身下的少女如同被扔上岸的鱼一般喘着粗气,随着大汉的动作,少女上气不接下气地叫嚷着:啊!不要,不要!要死了,啊!轻点!那声音不像是被折磨所发出的尖叫,其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愉悦。
  那娇媚的娇喘声让英女侠顿时羞红了脸,身体里起了一丝丝热意,泛起了一点点心火。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在吸引着她。于是英女侠轻轻翻入房内,躲在一个角落里偷窥着,这时她发现除了床上的那个女子,床头两边还有两个少女被捆绑着双手被一段红绸吊着,只有脚尖刚好碰到地上,他们的眼睛和嘴巴都被蒙了起来。英

  女侠看此情景心里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她似乎有点希望被绑着的是自己。小时候父亲从小有意培养她报效朝廷,所以也会教她一些捆绑的技巧,而每次示范的时候英女侠都会有那么一丝异样,似乎捆绑让她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这时大汉的动作加快了速度,少女的喘息声和叫喊声也越来越快:啊!!啊!不要!不要!要死了!要死了!啊啊……!一阵叫喊声过后,少女浑身抽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大汉从少女的身上起来,嘴里嘟囔着:不错!不错!可就是不够尽兴!于是走到床头其中一个少女跟前,解开她手上的红绸,把她抱了起来扔在床上。
  这是英女侠看见大汉胯下藏有一巨物,如同一只婴儿的手一般大小。顿时惊得英女侠是面红耳赤,英女侠从小长在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虽然知道男女有别,却不知到底别再什么地方。后来在父亲的书阁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本书,叫「云雨之亲」上面绘着一男一女以各种不同的姿势亲热着,但是由于年代久远,里面的图画并不是特别清晰。

  似乎事男人胯下似乎有一物如同游蛇一般,男女交合之时需要放入女子下身里边眼前这男子胯下之物着实之大以超乎英女侠的认知,看到那直挺挺的巨物,英女侠身体的异样越来越明显:呼吸不知不觉间变得急促,下体分泌的粘液浸湿了她的猥裤,那紧身裤也有了些斑斑点点的湿痕。然后英女侠并没有发觉这些异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彪形大汉,似乎很是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

  少女跪爬在床上,大汉的巨物不断地在她下身摩擦,不一会就听到了少女的娇喘,下体的分泌物也把大汉的巨物浸了个透。这时大汉吧巨物对准那里,慢慢地进入女子体内。

  女子双手抓紧床单,不禁尖叫起来,似乎十分痛苦,如同在上刑一般……待大汉完全进入女子体内,便开始由缓到急地抽动,而少女的呻吟声也渐渐地有痛苦变得娇媚起来……

  英女侠在一旁看得出奇,心想难道男女之事真的有如此魅力令人销魂吗?下半身的瘙痒也逐渐强烈。英女侠的左手不禁向下体伸去抚摸起来,但是收效甚微。那奇痒似乎是从心底而来,痒得令人抓狂,但是却找不到命门在哪儿

  待那少女高潮过后,大汉把最后一个少女解开,从背后把女孩抱起,就如同小孩子被抱着撒尿一般,方向正对着英女侠藏身的地方,这一次英女侠看得是真真切切。大汉从女孩脑后轻轻地亲吻着女孩的脖子,而女孩也转头来与大汉嘴对嘴的接吻着。情到深处,大汉把那庞然大物猛地插入女孩体内,一阵入杀猪般地嚎叫,可大汉缺不同于对前两位如此温柔,而是用尽全力去抽动。女孩在那疯狂地运动下,不断尖叫哀嚎着,大汉全然不管,力道一下比一下大……

  就这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大汉身体开始快速的抽搐,那动作是英女侠从来没看到过的。抽搐过后,大汉把女孩扔到床上,她似乎被弄得晕死过去,下体一开一合地收缩着,一股白色的液体伴着丝丝血迹从里面流了出来

  英女侠看得出了神,心里却有点羡慕最后一个女孩,似乎只有那样酣畅淋漓的交合才能取出她心底的骚火:大汉把英女侠面对面地抱起来,双方相互亲吻着,大汉的巨物慢慢地往自己体内送……

  英女侠正幻想着,似乎有个身影出现在自己身后。英女侠一惊,飞快地转身并来了个回旋踢,只见那黑影用手臂一挡,便挡住了英女侠的招式,而英女侠也借着那力道跳出三步远,与那黑影保持一定的距离。只是英女侠才发现原来那黑影正是那大汉。

  大汉赤裸着身子,胯下巨物已不像刚才那般雄伟,现如今就想那迟暮的老叟一般,不过他眼中所散发的气息却让英女侠不寒而栗。

  虽然英女侠才十六岁,但也习武多年,凭着她感受到的那股强大的气息,她断定,大汉的武功十有八九还在自己之上,这一次恐怕有点麻烦了。英女侠小时候练功,最先练的就是轻功,她知道要想在那鱼龙混杂的江湖中保全自己,必须留有保命技能,所以轻功是英女侠的绝技。

  英女侠凭着对自己轻功的自信,似乎并没有太过于害怕,于是她稳住阵脚,飞快地朝着那敞开的窗户跑去。大汉并不急于追上去,似乎他知道英女侠无论怎样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英女侠刚刚到达窗户,正要翻窗而逃的时候,那挂在窗上的红绸如同巨蟒般向她袭来,英女侠大惊,不过好在她身手敏捷,躲过了红绸的攻击,但红绸却把她逼到了房间中央,这时,一段段红绸从房顶垂了下来,把一切出路都堵死了,向她发起攻击。

  英女侠顿时觉得大事不妙,不过好在她身手灵敏,一开始并没有落于下风,渐渐的英女侠有点体力不支,一个不小心,一只脚被红绸绑住,拉着吊了起来,而其他的红绸也迅速聚集把英女侠的四肢绑了起来,最后四肢被拉成大字型。
  这时大汉慢慢地走了过来。大汉一把扯下英女侠的面纱,右手捏住她的下巴开始仔细端详,口中念到:不错!不错!没想到这女子天生竟然有8段媚骨,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料子。与此同时,绑住英女侠四肢的红绸也如同触手般慢慢将英女侠包裹起来,直至把英女侠包成了粽子。

  「彪兄,好兴致啊!」大汉回身看去,那人正是当地的知府「陈光蕊」刘洪。三年前船夫刘洪伙同艄手刘彪在船上杀害了陈光蕊,强占了殷温娇,并且冒名顶替当上了知府,而刘彪则在刘洪的帮助下开了这个春风楼从而收集当地年轻貌美的女子以供淫乐。

  「原来是我们的知府大人啊,不知大人是不是最近火气太大要去去火呀!我这里刚来一批好货色!」刘洪摆了摆手:「我哪像你这般风流快活,我有殷温娇足够了,只不过那个迷魂香所剩不多,不知道彪兄……」

  「原来如此,好说好说!」说着刘彪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了刘洪「我说,要是用点我的祖传秘方长春散也不要这么麻烦,保证对你服服帖帖。」
  「彪兄,别别别!你那长春散有哪个女的能受得了,最后不都在你这干」活「了吗,我可不想让她变成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人家是大小姐,我得好生对待,不多说,东西到手,走了!」说罢便起身离开了。

  长春散,其实不过是一种普普通通的春药罢了,但是刘彪不知道从哪里得来邪术,炼成一种罕见的采阴补阳的功夫,刘彪能在与女子交合的时候给女子种下淫魂,至此以后,这个女子除了刘彪与其他人交合的时候永远不会高潮,刘彪正是用这种办法让这里妓女通过和嫖客交合的时候吸取他们的阳气采阳补阴,然后刘彪再和这些妓女交合采阴补阳,用于挺高自身的修为。

  除此之外,刘彪体内还有一种蛊毒,名曰春蚕蛊这种蛊毒寄生在人体内会分泌大量的毒素,这种毒素会激发出人体最本能地肉欲。

  最奇怪的是这种蛊毒会因宿主的性别而产生变化,若是寄生在男子体内,这蛊便具有感染性,能通过交合之时传染给女方,而寄宿在女子体内的时候,蛊毒便失去传染性,不会将蛊毒传染给他人。

  而这种蛊毒相同的地方就是需要阴阳交合它们才能生存,所以这种蛊才会分泌大量的淫毒促使宿主交合,不仅如此,春蚕蛊为了促进宿主能更容易与他人交合,还会慢慢改变宿主的体质,不仅能让宿主散发出能让异性兴奋的气味,还会使宿主的体液能让对方在交合的时候体验更强的快感。

  刘彪就是在无意中被这种蛊母寄生,所以让他的床上功夫奇好无比。加上他利用种在这些妓女体内的淫魂,加以采阴补阳,刘彪的修为真的是深不可测。
  不知过了多久,英女侠逐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洞内,四肢被拉成大字形全身浸泡在一个池子里,只有一个脑袋漏了出来,口中被塞入一个球形的物体,并连接着一更绳子绑在后脑勺,此时的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待英女侠缓过神来,才发现浸泡自己的并不是水,而是如血水一般殷红色的液体,但是却没有那血水的那种腥臭味,还有那血水中似乎隐藏着某种如蝌蚪般细小的虫子,那虫子正是那春蚕蛊。

  英女侠自知身处险境,本能地挣扎起来,可是那锁链把她四肢拉得紧紧的,让她几乎动弹不得。随着她的挣扎,那血水中的春蚕蛊就如同恶狼扑食般朝着英女侠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钻去,弄得英女侠是又麻又养又疼,使得她的挣扎时越来越激烈,而随着英女侠疯狂地挣扎,虫子更是如发疯一般钻入她的体内。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天一夜,英女侠也被折磨了一天一夜,因为她的挣扎,禁锢她的锁链把他柔嫩的肌肤勒出了血痕,但是过不了多久,却又恢复如初了。

  伴随着一阵机关的响动,走进来一个人,英女侠缓缓抬起头,发现正是那彪形大汉,刘彪。英女侠一见来人,便想好好问问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可她忘了自己被口塞塞住嘴,发不出什么声音。

  「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结合得如此完美,果然是人间极品。」刘彪见了英女侠不禁称赞道,原来那池子的血水以退去红色,而里面的春蚕蛊也无影无踪了,竟然全被英女侠一个人吸收了,那足足是49个人的量啊。

  原来,那些血水正是那些女子的血液,那些女子被春蚕蛊寄宿以后,会不断地交合,直至榨干她们,最终她们的宿命就是被这些春蚕蛊吸食完魂魄,再被刘彪把春蚕蛊从她们体内剥离完结她们的生命。

  而那些被剥离的春蚕蛊效果要高出原本的10倍不止,而英女侠一个人就把她们全吸收了。「来人!把她给我清理好,养好身子,过几天我要好好享用!」马上,就来了一群丫鬟般地女子解开英女侠的束缚,把她带了下去,而她也因为春蚕蛊的折磨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晕了过去。

【完】